栀子通宝

删了以前的图和一些文。
偶尔诈尸。

© 栀子通宝
Powered by LOFTER

发现最后一次更新,已经是一五年的事情。
唏嘘(。)
去年的时候心爱的人(不想用角色这个词来概括他)退场啦,今年又是新的一年,但心里的爱不会变的。

【团兵】岁月中的来客

 @B_Sr_P 姑娘的点文 

酒保团X神秘客人利
利利到底是干啥的其实还挺好猜的... ...

HE的傻白甜~

(全一篇)

埃尔温•史密斯关了电脑,挤上傍晚六点钟的公交车,开始他一天的工作。酒保的工作还算轻松,因为他工作的酒吧生意不大好。

他是城市中的夜行侠,只拥有一间狭窄的独身公寓,当和煦的阳光和暖风一道拂过茶柜上的干花时,他往往在枕头和被褥间沉睡。埃尔温从小就睡得沉,还总会做许多乱七八糟的梦,有些有颜色,有些没颜色,天父降世也唤不醒这个家伙。他就像每一个不得不忍受公交车里藿香味儿和混着汗液的皮革气息的人一样,生活中有许多无法摆脱的影子:水费单、电费...

【团兵】当一辆车消失天际(亡者引渡梗)

团兵/现代AU,两人同龄设定/伪公路梗,真亡者引渡梗
文中有个句子是海子的,虽然觉得挺明显的大家都能看出来但还是文后注明一下的好(ノ_<)。
每周一练笔。


(全一篇)

扑进车窗里的夜风有点像雪利葡萄酒或白兰地酒煮沸后做成的布丁的味道,潮湿得让人鼻子发痒。这实在太适合一切他们所能想到的公路片了,在那些电影中车里的人体内都有一颗暗处肿瘤进化成的器官,只有一个用途,用来感受让人双眼充血、想要高歌的来自车窗外所有道路的风。埃尔温·史密斯必须承认在他体内也蛰伏着这样一颗隐瘤,然而它远没有壮大成一处器官,他仍然无法将自己当作一位只身打马过草原的行吟诗人,毕竟他天生就不是那种会让纪伯伦或雪莱来给他托梦...

【兵团/团兵】银河流向阿卡迪亚(上古AU)

兵团团兵无差/上古时代架空/国王与他远游归来的男朋友/国王团与占星家利

没有遵从文中一些真实地名与人名的真实时间线,请不要太在意啦!
文中有个别句子出自或改自圣经,文后会注明。

一个很俗套的故事,就是篇傻白甜的小甜饼【。

(全一篇)

橄榄树和茴香酒的气味随着天上的星群与风向西飘,地上建在星群与西风下的宫殿已在北方山脉下屹立过千年,宫中俄斐檀香木所建的栏杆终年有香味,由北部宫殿为中心延伸出去的历史仿佛翻滚雪白浪花的大河流经它所统领的一百五十三个省。

王在位时,歌罗西的黑羊毛和腓尼基的紫红染料每三月贡一次,春天的日子里更甚书珊宫殿中的野百合开满东部的平原,西部的沃地出产绒棉与稻米、玉米与无花果,黄熟期大麦的坚...

【兵团】人间遗梦

兵团only/架空背景/钢琴师利X军人团/青梅竹马设定/小甜饼,可能有点OOC/一个难得的竟然有一点点浪漫细胞的利利

就在当下,但愿我们能够紧紧相拥。

(全一篇)

伊利亚特歌剧院建在西边的山脉下,庞大美丽得简直让埃尔温·史密斯感到眩晕。爱尼奥柱上的大涡卷和浅浮雕他已经许多年没有看过,在过去的十七年中大雪覆盖了斯堪的纳维亚山脉,他所接触到的一切都是行军中看到的苦难,倒塌的房屋、不长膘的牛羊、欠收的粮食、日复一日的夕阳、从前取之不尽的杜松子酒和盐水腌香肠成了难得的奢侈。

十七年前他奔赴西北方面的第八军团,第七年的深冬敌人攻破了他们所守卫的城市,炮火纷飞,敌军的战车在雪地上留下了有血的辙痕。 ...

TOP